保险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保险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纯真博物馆诺奖得主帕慕克的伤情之恋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16:03 阅读: 来源:保险杠厂家

div>

2012年,土耳其大文豪、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尔罕·帕慕克自建的纯真博物馆开张。这是世界上第一家完全以一部小说为基础的博物馆,迄今已经接待了几十万名慕名而去的读者。近一个世纪,文坛上出现了两个另类作家,一个是“恋童癖”作家纳博科夫,另一个就是“恋物癖”作家帕慕克。帕慕克的“恋物癖”之名正是源于他写的小说《纯真博物馆》。那么,帕慕克到底恋的是何物呢?究竟是什么让他疯狂迷恋到又写小说又建博物馆呢?现在,就让我们追寻帕慕克成名的足迹,一窥那段浪漫而又心酸的爱情故事吧。

与表妹的爱恨别离

1952年,奥尔罕·帕慕克出生于伊斯坦布尔一个建筑商家庭。当时远在东方一隅的土耳其是个保守落后、专制独裁、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度。幸运的是,由于家里条件尚可,他从小在一家美国人开办的私立学校接受英语教育,这让他有机会接触到西方民主、自由的思潮。

30岁这一年,是帕慕克人生的转折点,放弃了建筑学、爱好写作的他,第一本书《塞夫得特州长和他的儿子们》得以出版,而且备受好评。同时,父母为他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儿——从美国留学回国的茜贝尔。

一向不赞同包办婚姻的帕慕克这次没有反对,反倒认为茜贝尔很适合他,他们都以现代和欧化自居,喜欢抨击时政,讨厌土耳其的保守专政。

婚前同居,这在土耳其是不为道德所接受的。茜贝尔自认为是个勇敢开放的现代女性,因为她婚前就同帕慕克发生了性关系。在这之后,茜贝尔便屡次催促帕慕克同她结婚了。

1982年7月中旬的一天,帕慕克去品牌店为茜贝尔买包,做聘礼之用。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包竟成了牵引他与另一个女人一生的红线。

帕慕克在奢侈品商店里遇到了让他眼前为之一亮的店员雅丽颂。雅丽颂是帕慕克的远房表妹,是他们家经常周济的穷亲戚。

在土耳其,女子多穿长衫、包裹头巾,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。那种抛头露面的女人多被看做“非良家妇女”。雅丽颂从外表看来正是这种女孩儿。不仅如此,雅丽颂还参加过当时很新潮的选美比赛,并且获得名次。这件事,在正统的土耳其人眼中是极为耻辱的。

看着雅丽颂穿着迷你裙露出了纤腰和曼妙修长的腿,帕慕克不禁心旌摇曳。或许,这种女孩儿是“可以随便上床的”。为了勾引雅丽颂,得知雅丽颂要参加高考,帕慕克提出了在他的公寓里为她补习数学。就这样,在孤男寡女的单独相处中,30岁的男人和18岁的女孩,自然而然地发生了该发生的。

相恋一个半月差两天,总共做爱44次。这中间帕慕克曾在内心反复追问自己与雅丽颂的关系,到底是爱情,还是肉欲。最后,他认为是后者。他坦诚地向雅丽颂表白,希望雅丽颂做他的情人。雅丽颂果断地拒绝了,她在帕慕克与茜贝尔的定婚典礼上露了最后一面,随后消失。

但凡珍贵的东西,在拥有的时候总觉得理所应当,失去了才知它弥足珍贵。雅丽颂走了,也彻底带走了帕慕克的灵魂。帕慕克开始发疯地四处寻找,他没日没夜地思念雅丽颂,并对自己引诱雅丽颂上床的放荡行径感到痛悔。这种痛苦让帕慕克和茜贝尔同床时变成了性无能。两人结婚没多久,就草草离了婚。

时隔339天后,帕慕克终于又一次偶遇了雅丽颂。他看着美若天仙的雅丽颂成了电影编剧费利敦的妻子,心中百转千回,万般滋味。

9年的柏拉图之恋

帕慕克不知道的是,这次巧遇其实是雅丽颂的丈夫蓄谋安排的。费利敦虽然颇有才华,却找不到人投资他的剧本,他为此极度苦恼。而此时帕慕克的声名越来越旺,不仅是继承家业的世家公子,还是文学新秀。当得知雅丽颂竟然有帕慕克这样阔绰有钱的亲戚时,费利敦便特意安排了这次意外的巧遇。短暂地客套后,费利敦和帕慕克怀着各自的目的,表现出相谈甚欢、相见恨晚的样子。雅丽颂却对帕慕克态度冷淡。为了重新走近雅丽颂,接近雅丽颂,帕慕克愿意出钱投资费利敦的剧本。以此名义,他还经常光顾雅丽颂的家,甚至一星期三四次之多。

帕慕克再也不像第一次那样百般调情引诱雅丽颂做爱了,而是默默地守候了雅丽颂9年之久。

与雅丽颂和其父母在他们寒酸的家里社交,帕慕克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她的每一句话、每个眼神当中。雅丽颂很少回应他的付出,因此帕慕克收集每一件能让他想起她的物件作为补偿。

雅丽颂曾有一段时间梦想着做演员。费利敦极力支持她,认为雅丽颂可以成为一个大明星,为他们家带来巨大财富。帮雅丽颂实现愿望,对帕慕克来说易如反掌,还能讨得雅丽颂的欢心。可他却不赞成,还为此事跟费利敦争辩了起来:“娱乐圈是公认最肮脏龌龃的地方,那是实践‘性自由’的地方,你不担心吗?而且就算是为了艺术,你能容忍你的老婆吻别的男人吗?”显然,帕慕克容忍不了。

雅丽颂为此生气了好长一段时间。帕慕克为了转移雅丽颂的兴趣爱好,开始引导她写作,在纸上勾勒梦想。就像他当年教雅丽颂数学一样,但这次他不再抱非分之想。

在帕慕克的帮助下,费利敦成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名人编剧。名利与金钱最容易引人堕落,最后费利敦和多位女演员劈腿,直到不回家,并向雅丽颂提出离婚。

在帕慕克9年“纯真”的爱的沐浴下,雅丽颂的性情又回归传统。她那染成金黄色的头发又恢复到自然的黑色,她那颗冰冻的心渐渐被帕慕克的情意所融化。

当丈夫变心后,雅丽颂开始流露出对帕慕克的爱意。但两人却不再像当年那般放纵,他们就像初次相会的恋人那样窃窃私语,深深凝视。他们仅用目光传递感情,体会着世间最纯真的爱情状态。在他们一起去游泳,雅丽颂险些遭遇危险时,帕慕克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也要救回雅丽颂。他们体验到了生死相依的感情。这种体验都是当初两人每天做爱时从未经历过的。

帕慕克克制自己想拥抱和亲吻雅丽颂的冲动。在这9年时间里,他虽然连雅丽颂的手都没摸过,却收集了无数雅丽颂手指碰过的东西:盐瓶、小狗摆设、顶针、笔、发夹、烟灰缸、耳坠、纸牌、钥匙、扇子、香水瓶、手帕、胸针……很多东西是他从雅丽颂家偷偷顺走的。

9年柏拉图的纯真爱情,让帕慕克转化成了一个正常人眼中的“恋物狂”。他还把这种奇妙的情感带到了他的文学作品中,让他的文字呈现一种与众不同的意味。

为恋人建一座纯真博物馆

土耳其曾有过一段异常血腥的历史。在1915年至1923年期间,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亚美尼亚人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种族灭绝政策,导致150万亚美尼亚人死亡。种族和宗教冲突在土耳其一直都很激烈。

上世纪90年代,当几个好友因此被暗杀之后,帕慕克再也按捺不住了。他办了一份报纸,公开抨击保守的种族主义者,还在他的书中直抒胸臆,表达这些激烈的社会问题。

帕慕克的作品反映了土耳其的现实,让西方读者看到了一个神秘奇怪的国度,这让他屡获国际大奖,知名度越来越高。可他却被国内的一些人视为叛国者、辱国者。一些种族主义者悄悄对他展开了报复。有好几次,杀戮就在光天化日的街道上发生,帕慕克不得不雇了几个保镖来保护自己。为了雅丽颂免受牵连,两人尽力避免见面。

虽然在准备结婚前,帕慕克与雅丽颂肌肤上的接触仅限于拉过两次手。但这两次手,却让帕慕克眩晕到刻骨铭心。

造化弄人,这段经营并期待了9年的纯真之恋,却没能开出花结出果来。在婚礼的前一天,帕慕克竟被警察带走,荒唐的法庭判处了他3年监禁。

在国际社会、特别是欧盟的强大压力下,帕慕克被提前释放。在出狱后,他看到了等在监狱外边的雅丽颂,两人深情地凝望了很久,眼泪在雅丽颂的脸上一行行地流着。一切情意尽在不言中,帕慕克觉得幸福到了极点。就在他们终于挽起了手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辆汽车横冲过来……帕慕克幸免于难,而雅丽颂却再也没能从血泊中站起来。

伤心欲绝已经不足以表达帕慕克的情感,他找到了一种最好的与雅丽颂再续前缘的方法,那就是收集雅丽颂的物品——雅丽颂曾用过的盐瓶,让他想起雅丽颂撒盐时,盐粒粘在她的衣襟上,她还俏皮地笑着;雅丽颂做针线时戴的顶针,这让他想起雅丽颂那曼妙玲巧的手,总如圣母般散着白玉般的光华;雅丽颂最爱的耳坠,当年他们疯狂地做爱时,雅丽颂就一直带着;雅丽颂抽烟后留下的烟蒂,他已经不知不觉积攒了四千多个,那里边已经不是烟的味道,而是雅丽颂的味道……不仅如此,帕慕克还买下了雅丽颂的家族宅邸,里边有更多的和雅丽颂有关的东西。

这之后,帕慕克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文学创作上,他用笔来讨伐那些杀害雅丽颂的妖魔鬼怪们。这让他的明里暗里的敌人越来越多了。曾有黑帮组织13人,针对帕慕克进行了一项行刺,还打算对他实施私刑处决而后快。幸亏这项行动被警方阻止并粉碎。

2006年,帕慕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这并未使他摆脱险境,反倒更树大招风。仇视他的人认定,诺贝尔奖放大了其言论的影响力,愈加让民族蒙羞。所以,帕慕克所得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也全被没收。而自他获奖的那一天起,很多人便不遗余力地对瑞典学院大加挞伐。

帕慕克的很多朋友劝他去国外避难,直接借着在国外访学的机会就别回来了。可是帕慕克坚决不离开土耳其,理由很简单:这里有他和雅丽颂的所有记忆,以及雅丽颂留下的那些物品。这是他生命和灵魂的支柱!

盖一个“博物馆”的想法由来已久,因为帕慕克想为雅丽颂留下的这些物品建一座精致的房子。在他参观过上千间博物馆后,终于自己亲手设计了这座“纯真博物馆”。甚至他以此命名写了一部书。帕慕克曾说:“《纯真博物馆》是最接近我心灵的作品。”

虽然帕慕克是个公开的恋物狂人,但了解他的情感经历的人,读过《纯真博物馆》故事的读者,却不觉得他变态。尤其当看到整面钉满了烟蒂的墙壁,很多参观者无不辛酸心痛得想哭。但帕慕克却说:“我很幸福,我真的很幸福,我愿在这里待到老……”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